当前位置: 主页 > 皇冠比分网 > 正文

美容师谈北京生活:房价太高 打算多存钱回老家--社会--人民网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14-05-07 07:21

  北京外来劳动者调查

  据统计,到2013年年底,北京常住人口达到2114万,而其中的常住外来人口则高达802万。更有甚者,北京市昌平区的常住外来人口甚至超过了常住户籍人口。时至今日,北京的服务行业以及各类体力劳动行业的工作岗位,已经大部分被“农民工”以及各种各样的“北漂”占据。

  他们在为北京提供服务的同时,感慨无法获得相应的公共福利,另一方面,不断增加的人口、日渐拥堵的街道,也让“北京人”叹惜被分薄了有限的公共资源。那么,这些外来务工者在北京的生存状态究竟如何?北京青年报推出“北京外来劳动者调查”,从技术工人到服务员,听各行各业的劳动者讲述他们的北京故事。

  劳动者档案

  郑静,32岁,籍贯河北,2005年9月到京,中专学历

  北京居住地:朝阳区定福庄

  工作:美容师

  月收入:5000元-6000元

  导读:在北京漂泊了9年的河北姑娘郑静目前是一名美容连锁机构的美容师,在这个自己喜爱的职业里,已为人母的郑静对目前的生活状态很满意,对于未来她希望,“再在北京工作几年,等存够了钱,我们打算回老家买套房子,再开家一家属于自己的店,就和儿子生活在一起了。”

  河北姑娘郑静23岁来京闯荡,在餐饮业稍作停留之后,毫不犹豫做了自己喜爱的职业――美容师,转眼间9年过去了,其间有打工者的艰辛,也有帮助顾客之后的成就感。如今已为人母的郑静仍坚持在自己的岗位上,目前在一家名为粉红女郎的美容连锁机构当美容师,她现在的人生目标是,多存些钱,可以在老家买套房子,再开一家属于自己的美容店,和儿子天天生活在一起。她正为自己的人生理想努力着。

  培训期间每月只领两三百元生活费

  郑静刚来北京的时候,是在餐厅做服务员,“做了一段时间,就不想干了,太累了,主要是没学到什么知识”,坚持了一年时间,郑静决定转行,自己报名去美容学校培训,想做名美容师。

  郑静说:“美容行业,不受文凭限制,对于我这种家里没啥背景的外来务工人员,比较合适,而且是技术工种,将来做好了,可以自己开个店,有发展空间。”

  但从美容学校出来后,郑静才发现真正当一名美容师并不那么容易。美容院更愿意招聘熟练的美容师,因为没有相关工作经验,郑静起步的时候并不容易。

  “刚开始应聘,工作也并不好找。美容院不愿意收生手,即便勉强接收,也要在美容院先培训三个月,符合条件的才能留下来,培训期间没有工资,只给两三百元的生活费。”郑静回忆,两三百元钱在北京生活很难想象。

  因为收入太低,郑静在北京比较偏远的城中村租了房子,而她应聘的第一家美容院在市里,每天上下班就四个小时。虽然挺艰难,但郑静很开心。主要因为“我很喜欢这份工作,风吹不到,雨打不到,对于我们这种没有背景、又没有高学历的外地人来说能做这样的工作很满足。”

  天天用醋泡手防止生茧子

  刚一开始,郑静给顾客做面部护理还很轻松,但做身体护理,手法还不是很熟悉,经常使生劲,一天下来,郑静的大拇指感觉和折了一样,胳膊也起了大筋结,而且手上很快就磨出了茧子,“为了让顾客感受好一些,我就每天都用醋泡手。”做美容师这一行的,大多都经历了这样的过程。

  “我们是服务行业,一切以顾客为中心,即便将时间安排得十分妥当,但还是会有临时有顾客过来的情况,经常饭吃了一半,顾客来了,一般一个顾客面护和身体护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,等给顾客做完了护理,饿过了劲儿,也不想吃了。有时候顾客做的项目比较多,我们经常错过饭点,所以大部分美容师都有肠胃炎。”

  “我们这行和别的行业差别很大,顾客的口碑特别重要,顾客感觉你做得好而且服务态度也好,下次还会找你做,如果顾客体验不好,下次就不找你了。”郑静说:“那这行基本就没办法做下去了,所以大家也都知道要注意身体,但还是要以顾客体验为先。”

  美容师收入主要靠服务提成

  据郑静介绍,美容行业普遍底薪比较低,主要靠良好的服务赚提成。“我最开始做美容师时底薪只有800-1200元,现在高多了,2500元。美容行业里经验很重要,分为高中低三级,做的时间越长,经验越丰富,底薪也高。”

  除了底薪之外,给一位客人作护理,可以得到20-30元的提成。如果顾客觉得美容师的服务好,愿意增加服务项目,也可以获得提成。“顾客消费越高,提成也越高”,郑静告诉记者。

  “美容行业以前是青春饭,尤其是以面部护理为主的时候,客人都愿意找年轻姑娘来做,但这几年,随着人们健康意识的提高,身体护理开始普及,对美容师的要求越来越高,有经验的美容师和医生一样,年龄越大,反而在行业里越吃香。好的美容师一般专业能力很强,经常去参与各种培训,积累专业知识。”

  已过而立之年的郑静目前很受顾客欢迎,每逢高峰期的周六日,郑静基本被顾客约满。北京青年报记者此次预约郑静的采访因为其已有顾客预约,几度修改时间。

  美容企业很少给上“三险”

  美容行业人才流动非常大。数据显示,目前,美容行业人才的平均流失率在30%-35%,有的美容院甚至达到了50%,规模大一些的美容院人才流失率相对小一些。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,很多人学到了一些美容管理知识和技术之后,觉得老板给的薪水不高,要么自己当老板,要么跳槽。

  郑静进入美容行业以后,一共换过三家美容院,“我在行业里算是不怎么爱动的,在美容行业做了7年多,才换过三个单位。其间因为结婚换过一个,然后因为生孩子又换了一次。结婚以后要和老公在一起,要选离家近的美容院,不然来回跑太辛苦了。”

  “三家美容院当中,前两家都没有给我上过三险,因为美容行业人员流动很大,很多老板也没给上三险,而美容师因为跳槽频率比较高,如果上了三险转来转去也比较麻烦,所以很多人要求也不是很强烈”,郑静目前在的美容院已经做了几年,而且是一家连锁美容机构,所以保障相对完善,给上了三险。

  “我现在一个月下来,底薪加上提成,有5000-6000元,公司也给我上了保险,我挺满足,也很踏实。”郑静谈到她目前的生活状态很满意。

  美容师“找对象”不容易

  美容行业美容师以女性为主,主要服务的顾客也都是女性,因此美容师找配偶很难。郑静介绍,有些美容师和顾客相处比较好,一些顾客会给美容师介绍对象。大部分美容师都是外地来京的姑娘,如果能给介绍一些北京当地的对象,基本就可以留在北京。

  “有些美容机构是美容美发一起,美发师当中男性比较多,因此很多美容师会找美发师。两个人如果发展得好,也可以留在北京,如果发展一般,就回老家了。”郑静告诉记者。

  “我是和河北同乡一起来北京闯荡,后来这个老乡也成了现在的老公。”郑静说,“这也是美容行业人员流动大的原因之一,如果将来不能在北京安家,肯定要回老家,能在北京找到婆家或者两个人可以在北京安家的毕竟是少数。”

  郑静现在已经有了儿子,因为双方父母没办法来京照顾,郑静和老公又无法照看,儿子在老家上幼儿园,现在郑静每月回老家一次去看看儿子,“刚分开特别想,一想儿子就哭,时间长了,好一些了。”

  “北京房价太贵,以我们目前的收入水平根本买不起房子,而且我们也没有北京户口,儿子上学也是个大问题。”郑静说到这里,语气有些低落,“再在北京工作几年,等存够了钱,我们打算回老家买套房子,再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店,就和儿子生活在一起了。”

  对话

  同顾客交往中能学到很多东西

  问:当初怎么想到要来北京发展?

  答:我的老家在河北,和北京离得比较近,回家很方便。此外,北京工作机会也比较多,像我这样没背景,学历也不算高的外地人,来北京闯荡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  问:采访当中,我可以感觉到你很喜欢美容师这个职业。这份工作很辛苦,经常没有休息时间,你为什么还是很喜欢这个职业?

  答:北京的美容消费者文化素养都比较高,在同顾客的交往中能学到很多东西,包括确定自己的人生方向,真的很开心。

  问:没想过让儿子来北京上幼儿园?

  答:办过,但没办成,因为我是非农业户口,儿子要想来北京上幼儿园,需要有社保,当时我还没有,就放弃了。

  问:有没有想过留在北京?

  答:当然想了,刚来北京的时候,房价不高,还有可能,但那时候也没存下多少钱,错过了买房子的好时机,现在想买也买不起了。

  记者手记

  能在一家店长干下去的美容师并不多

  因为年龄的缘故,已过而立之年的郑静显得比较成熟,而且理性、朴实,也很有主见。她很热爱自己的工作,对未来有很清晰的职业规划。即便如此,她从事美容行业以来,也换过三个单位,三个单位当中只有一家,也就是目前工作的美容机构给上“三险”。

  郑静在现在的单位里虽然已经做了几年,算是老员工了,但目前也只是担任美容顾问,而且仍旧要在一线给顾客作护理,郑静告诉记者:“作护理收入可以高皇冠走地一些,可以拿提成,如果升到店长的位置,要拿固定工资,收入也不高。”而美容师给顾客作面部护理和身体护理对自身的消耗很严重,肠胃炎、颈椎病都是美容师常见的职业病。

  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,绝大多数美容师都很喜欢这份工作,但能在一家店长期工作下去的并不多。通常一位美容师在一家美容院工作的时间也就是两三年,甚至更短。导致美容师跳槽的原因总结起来大致有几种:美容师对目前工资待遇不满意;觉得工作太累,没有休息时间;觉得所在的美容院管理不规范,学不到新知识;与老板合不来,人际关系不好;谋求更大发展。其中待遇因素是美容师跳槽的最主要原因。

  美容行业是一个严重依赖人才的行业,显然,只有美容师的相关保障和激励机制得到完善,美容行业才谈得上发展前景。